从“喜提”到“而泣”:微商事业是否捍卫住了宝妈们的尊严?

时间: 2018-11-18 06:08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这句话,是在一次闺蜜聚会上,一位“过来人”告诫茜怡时说的。在奉子成婚之后,茜怡才开始明白了这句话的真谛。

  生下宝宝后,茜怡辞去了薪资平平的工作,成为一名在家带孩子的“全职妈妈”。老公是业务经理,薪水养活一家问题不大,但是那两年公婆可一直没有给过茜怡好脸色,那种煎熬几乎让她抑郁。在朋友眼里,她之所以婚后生活如此被动,关键的原因就是不挣钱。

  “靠爸妈你最多是公主;靠老公,你最多是王妃;靠自己,单机扎金花怎么赢电脑。你就是女王!”当一位大专同学在聊天时发来这句话后,她感觉瞬间被闪电击中了!

  “出去赚钱没人照顾娃,专心照顾娃又被他们家人看不起。”孩子两岁时,在找兼职频频碰壁,做小生意娘家又不支持的情况下,她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。“校友里有一个同学介绍我做微商,说是可以一边创业赚钱一边顾家。”

  平时只在网店上买过一些零零碎碎的茜怡,完全对微商蒙圈。当这位宝妈看到朋友展示的创业成果时,瞬间被这个“新兴”的工作模式吸引了。

  很赚钱,真的很赚钱!茜怡告诉懂懂笔记,当时看到朋友所在的团队成员们,有的“喜提”心爱的奥迪、宝马,有的经常去国外旅游度假,她十分羡慕。关键是朋友这样告诉她,只要肯吃苦,肯付出,再加上一点点的投入,就可以和大家一样!

  在仔细了解朋友所做的产品之后,她便毅然加入了团队。“当时一咬牙拿出自己的5000元积蓄,从朋友那里拿了第一批货,从入门特约代理开始做起。” 茜怡此时的憧憬,是能创出属于自己的小事业。

  “反复看过说明书,反正这日用品也不是吃的,大家都在用,绝对没有风险。”带着这样的心理,茜怡踏进了喜提“梦想”的征途,然而在经历了6个月左右的拼搏与疯狂后,她却在去年底果断地退出了。

  说好的“左手事业、右手家庭”,满眼的“喜提豪车”似乎成了她脑海里的梦魇。“我对身边几乎能交流的亲友都说了,千万别碰这个圈子,别买那些产品。”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这位曾经怀揣创富梦想的宝妈,在短短时间就对“梦想” 避犹不及?

  记得去年底,曾有一位微商界“大咖”在某行业迎春联谊会上义正言辞地表示:“国家从任何层面考虑,都不会取缔或者打击微商的发展。因为那样的话,宝妈的收入谁来保障,她们的尊严谁来维护,社会会因此而动荡的。”

  如果说,微商模式为在家带娃而无法外出工作的宝妈们,提供了一个时间自由、灵活简便的创业机会,那的确是一种创新。

  但再仔细想想,通过微商所赚到的钱,就真的足够改变她们在家庭中,由关系错位所引起的尴尬处境吗?

  “我卖货赚了些钱,老公和婆婆非但没有比之前尊重我,反而还很嫌弃我做的事。”茜怡告诉懂懂笔记,做微商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,白天拿着手机发发信息就能够卖货赚钱了。为了争取经济独立,向老公和公婆证明自己的能力,她从加入微商这一行开始,就非常拼命。

  那段时间,她除了带孩子之外的所有时间和心力,几乎都扑在参加培训、拓展客户、维护客户上。甚至在短短三个月内,就用坏了两台智能手机。

  但是在投入了大量精力和时间后,收入却让她有些心寒,“拿我代理过的防臭袜来说,作为层级最低的特约,拿货价169元/盒,市场统一价为189/盒,卖出一盒也就赚了20块。”

  “以为勤能补拙,但每天出货的量却并不可观,多的时候十来盒,少的时候两三盒,一个月下来,还不够买台手机钱。”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别人笨,茜怡还特意给懂懂笔记看了她以前和团队姐妹们的聊天截图,“不只是我,做特约的都赚得不多,必须拼命冲量升级区域(代理),拿货的利润空间才能大一些。”

  只不过她所憧憬的区域代理,拿货价也就比特约价低了20块钱而已。而“升级”后,却需要一次性拿货5箱(共计250盒防臭袜),或是累积卖出10箱(500盒防臭袜),再或是发展3名新的特约代理,如此才能够获得“升级”的资格。

  “有时候,感觉就像是在打怪升级,游戏规则永远掌握在最顶层的设计者手里。”虽然知道在赚钱的规则上,底层微商并不划算,但对于宝妈而言,也就只有这种“生意”,能够满足她们无法坐班工作的实际状况,“在这一行,我们宝妈队伍是当之无愧的主力军,付出最多,利润最少,也最卑微。”

  在投入了大量时间之后,所能赚到的钱并不多,有时甚至为了参加在线培训课、解答客户疑问、发展新人代理,疏忽了对孩子的照顾。这让家里人对于她所从事的这份“事业”,都颇有微词。最关键的是,曾经的很多朋友开始疏远她,甚至在朋友圈把她屏蔽了。

  无论是撩人的文案,还是洗脑的培训,微商操盘手们都可以自成一体系。或许,微商存在的最大价值,并不是为无法坐班的宝妈们提供快捷的赚钱方式,而是为各大广告公司,提供了最有“参考”价值的文案范例。

  而投身其中的茜怡,也开始从相信那些话术,传播那些话术,转而怀疑其中的每一个内容。

  “微商的三级分销,有人说合法,有人说违法。其实我也都糊涂了。”一位正打算跻身微商群体的读者,在和懂懂笔记交流时表示,几乎所有微商都采用了三级分级模式(偶尔也有超过三级的)。在他看来,其模式与传销的差别,仅仅就是有无实物交易的区别而已。

  关于多级分销,虽然没有相关法律条文将其定性为违法行为,但这并不代表微商所采用的多级分销模式,就合乎商业逻辑。目前微信端明令禁止三级分销玩法,只要涉及超过三级分销的账号,都会被处罚甚至封杀。

  “但在我接触的团队里,哪有(层级)不超过三级的?”茜怡表示,社交平台之所以表态,禁止三级以上的分销行为,就是担心其演变成变相传销模式。

  按道理说,这样一来,微商在经营上应该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和约束。只不过,“滑头”的操盘手们,也“发明”出了一套应对的方式,“首先他们会把自己那一级隐藏了,然后每三级(含操盘四级)进行一个分割,让更多的层级成为平行关系,以规避平台的风险。”

  茜怡透露,她所代理的这款防臭袜产品,其层级结构实际上已经高达七级,微商代理们分为两个平行从属关系,每一层关系都是三级,因此没有违反社交平台的相关规定。再通过所谓的拿货价格差,变相进行分级抽佣。

  分级抽佣?看到这里,相信许多光顾过微商产品的人,瞬间都会感到脑壳有点疼:不是说微商=社交媒体直销吗?没有中间经销商环节赚差价,真的物美价廉!?

  是,虽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,但是多了若干个名为“代理”的分销层级,在层层抽“水”而已。所谓的社交平台直销,只是微商朋友们用来获取买家信任的话术罢了。

  “传统意义上的直销,就是厂家直接卖给消费者。但微商在一开始的培训时,就教给我们一套说辞,其实只是偷换概念。”茜怡告诉懂懂笔记,她所学习到的所谓“直销”内涵,指的是通过培养信任关系,让亲朋好友直接从自己手里购买代理的产品,“培训导师说,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,有别于那些大电商平台,更加公平。”

  提及“去中心化”一词,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区块链概念。不过茜怡透露,这一名词,从几年前就一直挂在那些微商“大咖”的嘴边了。

  “而且有些话说的真的让人激动,比如大电商平台流量都掌握在了大老板手里,但微商的流量是掌握在每位代理自己的手里,生意、事业、客户都是自己的。”她分析,这恰巧也是早期微商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的原因之一。她周围就有一些宝妈甚至放弃了某宝C店的经营,转而加入微商阵营。“但是后来大家发现越做越不赚钱,利润都让金字塔尖的操盘手拿走了。”

  在茜怡提供的一份内部文件里,懂懂笔记看到了这样一段话:“有人说微商是分销,产品价格并不低。但消费者所多付出的那一点差价,却成就了每位微商的事业,帮助了宝妈的生活,更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服务。”

  先不说这样的表述,是否有自欺欺人的嫌疑,但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,购物一定是要物有所值。更没有义务要拿额外的“差价”,去消费微商产品,让微商们层层获利。再者说,普通消费者的生活水平,就一定比微商或宝妈高吗?

  “买做微商朋友推荐的产品,图的就是一份信任,都这么熟悉了,总不至于坑我。”读者Coco在交流时表示,人与人之间,应该多些信任。因为信任,她更是在朋友的推荐下,购买了数不清的化妆品,“再说了,跟熟人买东西,总比陌生人靠谱吧。”

  要知道,微商本身就是通过社交平台在没有交易担保的情况下,通过彼此“信任”的方式完成交易。在整个交易的过程中,是没有相应的第三方见证的,监管更难以触及。

  如果有人质疑说:我把钱直接打给你,你不发货怎么办?有假货怎么办?此时卖家就会拿出一张名为“诚信微商认证”的图片,信誓旦旦地告诉买家:我的口碑是有认证的,请信任我。而冲着“信任”和“口碑”,有些消费者在购买了微商产品之后,却发现自己被蒙了。

  “下载个微商水印APP,你想要什么诚信认证没有?什么证书都可以造假的,也不会有机构承认(其真实性)的。”茜怡说,假认证、傍名人等手法,是微商博取用户信任关系最常用的伎俩。

  她强调,微商就是靠“关系”做生意的。因此大家都喜欢交际,喜欢到处加好友。然后将陌生的好友,通过聊天套近乎的形式发展成为好姐妹、知心、闺蜜等“强关系”。最后再“种草”,让别人购买自己所代理的产品。

  “很多人都觉得,也聊得这么熟悉了,产品出了问题应该可以找到人呀。”但买家们却没想到,对于一名微商来说手机里里称得上姐妹、闺蜜、知心的好友,恐怕是成百上千个。欢乐联网扎金花每一个“强关系”都是聊天聊来的,“虚情假意”为的只是卖货。

  “好玩的是有些买家,产品出了问题,但碍于所谓的关系,反倒不好意思去找微商售后。”茜怡摇头苦笑。

  而借着朋友圈所谓的“信任”关系,有些微商们所卖的产品质量一般,有些甚至还是三无产品。茜怡透露,她曾代理的防臭袜在给老公实际测试之后,发现并没有防脚臭的功能。而且产品的做工材质,甚至还不及路边摊十元三双的普通袜子。“自从穿了几次那个袜子后,老公就曾说过好几次,别祸害周围朋友了!”

  “有些产品就是找便宜小作坊贴牌生产的,为的就是将利润最大化。” 茜怡表示,除了自己代理的防臭袜之外,周围不少好友代理过的洗衣皂、面膜、酵素产品,也都是类似的廉价代工品。部分药妆上的准字号,也是张冠李戴,质量无法保证,“如果真的有买家因为质量问题找上门,那上一级收了钱肯定是不管的,处理不了的话,最后就只能拉黑。”

  缺乏购销证据,即便买家投诉到消协等相关部门,结果也是不了了之,买家只能为了自己泛滥的“信任”吃哑巴亏。也正因为缺乏监管,有的微商渠道销售的产品,才会越来越触及底线。

  “做微商要拓展人脉,但后来周围的亲朋好友个个被我烦过之后,都不敢主动和我联系,朋友反倒全没了。”为了每月这几千块钱,几乎把朋友都得罪光了,随着出货越来越少,她手里压的货也成为了负担。出于心理上的不安,加上对其中模式的质疑,茜怡终于下决心退出了微商行列。

  曾有媒体曝光了某微商行业机构的一份统计数据:截止2017年底,全国从事微商行业的人数,已经超过2000万人。这个数字,或许在今天已经增长了更多。而绝大部分的基层微商从业者,也只是层层金字塔底部的棋子罢了。

  虽然微商不能简单粗暴地定义为“传销”行为,茜怡的遭遇也并不能代表绝大多数微商。微商的模式具有一定的创新,也有一定合理性和发展潜力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如今部分微商操盘手,打着去中心化、社交电商化的口号,实际做起了传销,甚至通过偷换概念、满口谎言蒙骗年轻创业者尤其是宝妈群体,将不合格产品流入微商渠道,成为了害群之马。

  宝妈的尊严、男人的事业、新社群电商、去中心化……在大量正义凛然的口号包装下,有些微商的举措实则是搞起了传销。随着媒体对其中假冒伪劣产品的曝光,一些用户才恍然间看清了里面的猫腻。而这种以“类传销式”操作,一味利用用户“信任”关系去“杀熟”的模式,或许才是真正毁掉微商的祸根。

  《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》、《微信思维》、《微信力量》三本畅销书的作者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