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上大学找份兼职不再问家里要钱了”

时间: 2018-12-10 03:33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前几日,临沂桃子喷防腐剂的谣言,可急坏了张倩的父母。蒙阴县云蒙湖生态区谢庄村,那里的人大多是桃农,很多家庭主要经济收入就靠卖桃,张倩家就如此。收入来源单一,加上父母和家里老人得病,中学时张倩一星期仅十块零花钱,懂事的姑娘做饭、照顾人样样行。如今即将踏进大学校门,张倩想赶紧找份兼职,不再向家里要钱。文/图记者于娜

  家在蒙阴农村的张倩,是今年的高考毕业生。她以文科474分的成绩被汉江师范学院录取,专业是语文师范。对这个成绩,张倩比较满意,“终于能上师范学院了,目标完成了一半。”

  说起当老师,张倩内心有一个小情结。从小性格文静内向的她不爱和人交流,有困难也自己扛,是几个老师的关心,让她不仅从性格上,还从学习上有了很大改变。“印象最深的是初二数学老师和高中班主任。”张倩说,自己的数学成绩不太好,其他同学都有家长督促、买辅导材料,张倩只能靠自己。“数学老师都看在眼里,专门给我补课,还常找我谈心,那段时间成绩进步很快,整个人也乐观许多。”上了高中,班主任老师知道张倩家里的情况后,也热心帮助她,有了老师同学的关心,她学习劲头更足了。“就是因为一路上得到了这么多老师的帮助,觉得这个职业很有用,所以我也一直想当一个好老师,将来也去帮助更多学生。”

  高考完没多久,张倩的母亲就做了第二次乳腺手术,在家休养半个多月。可那时候正值桃子成熟季,耽误一天桃子就可能烂在地里。张倩的母亲告诉记者,她家种了百十棵桃树,张倩的爸爸在费县一家饲料厂打工,所以家里农活都落在张倩母亲身上,“还养了几只兔子和小羊,闺女放假了都是她帮忙干活。”

  解袋、摘桃、卖桃,张倩都不在线点多起,摘一批到八九点去卖,下午3点多再摘一次,扎金花洗牌教学,晚上七八点再卖。”张倩的母亲说,“一开始也是起不来,后来看我确实辛苦,她就自己定闹钟。”动手术这20多天里,这些农活也都是张倩在忙活,基本没耽误卖。

  小时候,张倩一直由住在前院的姥姥带,五六年级她就学会了做饭,只要在家,全家人的饭都是她做。因为长辈身体都不好,张倩都不敢往家打电话,“就怕一问问出事来,他们都不告诉我,这样我会更难过。”今年年初,80多岁的姥姥突然得了脑溢血,张倩也是后来才知道,说不出的心疼。如今说不清话、坐在轮椅上的姥姥,知道外孙女考上了大学很高兴,见到张倩嘴里会蹦出句“好,好。”

  今年桃子收成挺好,照往常情况能赚一万多元,然而受谣言影响,当地桃子价格降到几毛钱一斤,“忙活一年,今年最多能赚6000多,时时彩哪个平台安全孩子学费、生活费还是犯愁。”

  初中时,每两个星期家里会给张倩20元零用钱,她都不舍得花,“每次放假回来都能给弟妹带点吃的,我知道这都是从她嘴里省出来的。”张倩说,钱能省都是可以省出来的,“上大学后我就赶紧找份兼职,以后不再问家里要钱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