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民工子女暑假没钱上兴趣班 店里帮父母端盘子 一天工作超12小时

时间: 2018-08-27 20:35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孩子们的暑假伴随着炎热的夏季如约而至了,与都市里的同龄孩子相比,进城打工的农民工子女并非都享受暑假生活,他们利用休息时间尽力减轻父母负担,帮助家人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,俨然成为家人心中的“小大人”。

  11岁的李雨梦是陕南洛南县人,在西安南郊一所小学上五年级。李雨梦4岁那年,她跟随父母来到西安打工,父亲在南郊一家建筑工地打工,母亲在工地旁租了一间小屋给工人缝补衣服。每天一大早,雨梦的父亲就赶往工地干活,母亲负责送她去上学,只有到了晚上全家人才能团聚,年复一年,雨梦一家人就挤在20平米的出租屋里生活。雨梦是家里的独生女,今年暑假她哪里也没去,打算多陪陪父母,帮助家里做点简单的家务活。

  西郊贺家村是外来务工人员的集散地,村民说这里居住了上万人,大都是来自四川、甘肃、陕南等地的农民工,为了让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,许多家长把孩子带到城里上学,如今各学校都放暑假了,巷子里随处可见外来农民工子女的身影。

  在外打工的农民工收入普遍不高,为了节约开支,他们大都选择城市周边的城中村居住,这里房租每月约四五百元。如今,孩子们都放暑假了,父母担心孩子到处玩耍不安全,经常要叮嘱他们不要跑远。

  来自安康的张辉在西安开了一家面馆,他说开店十几年了,平时店里生意红火,尤其是午餐时间,夫妻俩忙得不亦乐乎,如今女儿放暑假了,每当店里来客人了,她就会主动招呼,别看女儿年纪不大,却很懂事。

  9岁的王颖是陕西户县人,父母常年在城里打工,平时王颖和爷爷奶奶在老家一起生活,学校放暑假后,她很想进城看望爸爸妈妈,考虑到父母每天忙于打工,抽不开身回家接她,这次爷爷陪她一起来到西安。王颖来到城里后,人生地不熟,又没有自己的小伙伴,经常感到孤独。

  18岁的李烨是陕西蓝田人,她今年刚参加完高考,成绩公布后,她被西安一所二本学校入取。李烨的父亲在西安开了一家酿酒店,准备上大学的李烨想利用这短暂的假期帮助父母料理这家酿酒店铺。

  10岁的王建上小学四年级,为了照顾他上学,爸爸妈妈在城里开了一家面馆,王建每天放学后就会来自家的面馆吃饭。最近学校放假了,许多小朋友都回老家去了,王建也想回去看望爷爷奶奶,但父母说这个孩子很贪玩,担心完不成暑假作业,还是要他留在城里,这样平时能督促他学习。

  生活在城里农民工的孩子,他们的父母常年在外奔波,平时根本没时间照顾孩子,如今学校放假了,父母每天仍是忙忙碌碌,每到晚上才能回家,由于孩子在家没人照看,父母每天都会给这对姐妹一些零花钱,让他们自己去外面买着吃。

  许多农民工子女和城里的孩子一样,喜欢上了打游戏,这是孩子的天性,虽然农民工子女的生活条件没那么优越,但他们同样向往美好的童年生活。

  许多农民工子女的家长看到孩子放假既欢喜又担忧,欢喜的是孩子们结束了紧张的学习生活彻底放松一下,担忧的是以往把孩子送到学校,家长放心去打工,如今放假了,家长总是担心孩子玩耍打闹,发生意外。

  张建斌是甘肃天水人,在西安做生意期间生了一儿一女,十几年过去了,小女儿也到了上小学的年纪,由于户籍还在老家,许多学校拒绝接收,为了让子女上学,张建斌想尽了各种办法。

  张文涛和张文海是兄弟俩,父母在西安打工多年,兄弟俩从小都在城里长大,小文涛说,家里没有空调,屋子又小,呆在里面很闷热,平时写完作业就带着弟弟去外面玩,等到爸爸妈妈下班再回家。

  我国现有一亿多农民工背井离乡外出打工,使得乡村出现大量的留守儿童,许多家长为了让子女接受良好的教育,将孩子带到城里上学,由于生活背景及户籍等因素,许多农民工子女只能去偏远的农民工子弟学校上学,农民工子女教育成为当下社会焦点。与都市里的孩子相比,农民工子女缺乏物质与精神双方面享受,短暂的暑假应该给孩子们带来快乐,但愿所有的孩子们共享美好的假期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