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米王”的开挂人生:城里找工作被拒回村卖小米年销900万

时间: 2018-09-18 04:31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大学毕业的高荣华,曾一度想留在省城西安却被多家公司拒之门外。在多次碰壁之后,高荣华选择了回老家创业,没想到却做大了当地的小米生意。

  因为穷,只能靠着父母东拼西凑的钱读完大学。毕业后,高荣华本想在省会西安站稳脚跟。他应聘了几家公司,却最终没能留下来,只能回陕北老家。

  然而,仅仅只用了两年,高荣华利用业余时间在1688平台上“开了挂”,把家乡的米脂小米卖到了1688平台的TOP1的位置。年销售额做到了八、九百万元。

  在高荣华的脑海里,童年都是老家穷苦的记忆。所以,老家的年轻人,即使不上学,也要争先恐后地出来打工。

  高荣华的父母很不一样。宁愿砸锅卖铁,也要供孩子读书。高荣华至今还记得,有一年,已经过了开学的时间,父母到处向亲戚家借钱,去向高利贷贷款,终于把学费凑齐了,把他重新送回了学校。

  高荣华很争气,书读得不错。2013年,还在大学读书的高荣华得知,家里种的小米滞销了。两三千斤的小米躺在窑洞里,卖不出去。

  高荣华的父母在老家的山坡上种植小米。那种小米种得零零散散,加起来面积却比一个大学校园还要大。

  虽然量大,但价格并不太高。高荣华说,老家小米,主要是卖给每年来村里采购的代理商。

  一斤谷子,卖给中间商的价钱是2元一斤。“脱皮”之后,变成小米,再卖到超市,价格足足翻了五六倍,要十几元/斤。

  2011年起,来老家收小米的代理商将价格压得很低,农民赚不到钱。但如果不卖给这些代理商,自己的小米又卖不出去。

  高荣华很疑惑,自己从小吃到大的小米,品质这么好,为什么会卖不出去?于是,高荣华尝试在朋友圈发布小米的信息,没想到效果非常好,许多同学和朋友都留言询问价格。

  “12元一斤,很多人帮忙转发朋友圈,不仅把自家的小米卖光了,还帮忙把同村的很多农户的小米卖出去了。”高荣华说,光是在朋友圈里卖小米,就卖了接近15万元。

  他先是在大学的同学群中发起了创业计划通过网络,把米脂当地的小米推到全国各地。

  没想到,消息发出后,群里的反应很热烈。立刻有十几个同学表态想加入,一起来做这件事儿。高荣华从中筛选了四个同学,开始了他们的创立之路。

  高荣华有货源优势米脂好几个村子直供的小米。但浩瀚的互联网,究竟在哪个平台开店,让他们发了愁。

  1688的这种模式更适合面向B端商家,即淘宝卖家、线下代理商等。“若是直接面向C端消费者,对我们刚成立的公司来说,推广起来比较困难。” 高荣华说,把货卖给代理商,最大的好处是成熟的代理人都有一套成熟的推广模式,加上米脂小米的知名度,很快能把市场做起来。

  5个陕北汉子,都是电商的门外汉。开店的第一年,吃了不少闷亏,交了不少学费。

  刚开始,高荣华和四个同学亲自上阵当客服。无论他们走到哪里,每天手里都拿着手机,连上厕所也不离手,就怕错过了生意。一天下来,睡不到五、六个小时。然而,店铺的销售还是没有明显的爬升。

  高荣华又想了许多办法。带人代运营店铺,做微商、做公众号,做实体店。最后发现,“都没有做起来。尤其是帮我代运营的服务商,竟然还没有我懂!”

  两三个月的时间,高荣华白“扔”了20多万元。有经验的代理商又给他出主意:做“实力商家”、做1688上的推广,打广告,做下线。然而,高荣华的弹药已经用完了,没钱运营。

  高荣华在同学群里发起了“融资”。很多同学都响应了,最后大家凑出了20多万。让他感动的是,居然没有一个同学向他要股份,都仅仅为了“帮老同学度过难关”。

  高荣华的母亲曾经生了11个孩子,因为医疗条件不好,有些相继夭折,最后只活下来了3个,他是其中之一。对于母亲,他一直是感恩的。母亲的勤劳、淳朴影响着他。而在黄土高原上,有无数个朴实的“妈妈”,在为家庭劳作耕耘。高荣华将品牌名定为“黄土妈妈”。

  首先,找到米脂当地小米种植大户,和他们签订合同,以高出市场价2毛钱的价格收购农户的小米。作为交换条件,大户们的小米只能卖给高荣华。目前,一共有十几个村子的农户和高荣华达成了合作。量大的农户,光是一家就可以收购5吨左右的小米。

  比如,小米的种植地不能在山沟里,必须是在山头。这样,小米生长时的光照才会充足,确保每一根谷子都充分吸收阳光。同时,山头要比山沟更干旱。和其他地方的小米种植不一样,米脂小米以长在干旱的环境下闻名。地处黄土高原,常年少雨,种植出来的小米才会品质独特。

  在收购谷子的时候,还要考虑谷子的干湿度、饱满程度,缺一不可。“进一步筛选之后才会输送到窑洞。”

  最重要的是,米脂小米的生长周期必须从5月11月。“很多地方在9月份就会收割小米,但小米的生长周期越长,米粒才会越饱满,这也是当地环境自然造就的。”高荣华说。黄土妈妈卖出的小米也会保证新鲜度,都是发货之前现碾的小米。

  正式交割的时候,高荣华有严苛的标准:小颗粒且饱满,呈暗黄色的才是上乘小米。“质量不好的小米会被淘汰,即使是已经合作很久的农户,也不会盲目收购他所有的产品,也会从中挑选。”

  去年,黄土妈妈加入了实力商家,在阿里园区和不少厂家深入交流后,高荣华回到米脂,将店铺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:

  产品换包装。以前,几个大男人对产品外貌的关注并不多,认为“产品好就是王道”。然而并不是,简陋粗糙的包装将很多客户挡在了门外。“

  意识到这一点,高荣华开始研究市面上的食品包装特点,发现卡通食品外包装十分吸引人,尤其是三只松鼠,俏皮的动物能瞬间激起点击的欲望。

  “为何不把卡通和榆林特色结合起来?”高荣华想,黄土蓝天之间,窑洞、戴着头巾的劳动人民正是陕北特色,是小米最好的代言人,研磨小米时必配一头驴。将这些特色元素印上包装再合适不过。

  好看的卡通形象也要配上俏皮的字体,丢掉原本方正的原始字体,换上圆滑可爱的字体,包装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。

  换包装之后,最大的改变就是回头客变多了。以前,店内的回头率仅在15%左右,换包装后,回头率升至31%以上。“在杂粮行业里,这个回头率已经相当高了。”

  高荣华还把线上、线下产品,从规则上区分开来。比如,同一个品类的小米,线上和线下的规格会不一样,产品包装也会不一样,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为了防止消费者因为线上线下比价,而伤害了代理商。

  另外,高荣华还将店内的陈列及风格做了调整。请人拍摄了近7分钟的记录片,航拍特写齐上阵,讲述了米脂小米的生产过程。

  风吹稻谷的飒飒声,种植小米的农户手工收割小米的谷子,休息的间隙,一个老农感叹:“山峁峁高,山峁峁高,山峁峁长的谷子好,小米米汤钱钱饭,祖祖辈辈不能断。”

  高荣华说,如今,米脂小米都是父辈的人在种植,而父辈都已经年迈,年轻人都出去闯荡了。我们当地有种植小米的天然环境,希望靠它,把出走的年轻人再吸引回来,就像当年走乡的我一样。